长治汽车网

如果快斗跟红子,步美跟光彦,灰原跟柯南,平次跟小兰,党们会怎样?

发布时间:2019-07-01

少年侦探团 江户川柯南 灰原哀 吉田步美 小岛元太 圆谷光彦
工藤家 工藤新一 工藤优作 工藤有希子
毛利家 毛利兰 毛利小五郎 妃英理
宫野家 宫野志保 宫野明美 宫野厚司 宫野艾莲娜

怪盗家 黑羽快斗 黑羽盗一 黑羽千影
主要配角 服部平次 铃木园子 阿笠博士 世良真纯 怪盗基德 京极真 小林澄子 远山和叶 夏本梓 白马探 冲矢昴
警视厅 目暮十三 白鸟任三郎 小田切敏郎 宫本由美 三池苗子 服部平藏 远山银司郎 大泷悟郎 大和敢助 上原由衣 中森银三 山村操 茶木神太郎  横沟参悟  横沟重悟 水户光一 荻野彩实 诸伏高明 佐藤美和子 高木涉 千叶一伸
黑衣组织 贝尔摩德 琴酒 水无怜奈 基尔 基安蒂 卡尔瓦多斯 科恩 波本 龙舌兰 楠田陆道 黑麦威士忌

FBI 赤井秀一 茱蒂·圣提米利翁 詹姆斯·布莱克 安德烈·卡梅隆
CIA 本堂瑛海 本堂瑛佑 伊桑·本堂
客串人物 前田聪 冲野洋子 小泉红子 越水七规 中森青子 新出智明

回复:

  快兰滴:
  皓月当空,一抹白色的影划过天空,定晴一看,高高的蓝边纯白绅士帽,健壮的身躯包裹在蓝色衬衫和白色风衣中,单片眼镜为他加了一份神秘,有着被上帝雕刻得最好的五官,他缓缓靠着风力驾驶着滑翔翼风向某个方向。
  “兰。”被神秘的空中俊美男子喊道,低头的女子抬头看向他,水一样的星眸闪闪发亮,小巧的鼻子,嫣红的樱唇,她绝美的容貌令那男子移不开眼。他早在心中下决定,她这一辈都是他的。
  “有事吗?”兰的声音生硬地打断基德,她的表情淡然极了,仿佛在看一个陌生人。
  “你是不是又在想他?”基德看着她疏远的表情,一股怒火烧在心头,好看的眉头挤在一起。他揪着她的纤细白皙的手腕,直勾勾地望着她的眸子,仿佛想从她的某种读到些什么。
  “你……你放开我,基德,你冷静点。”手使劲从男子的大手中逃脱,但是力量始终太小了。
  “你是我的,我不准你想他,你的头脑里只能有我”他想一个小孩般想占有一个玩具,他俯身下去,轻咬她的樱唇,她的甜美令他疯狂,他伸出舌头进入她的口中吸取她的甜美,双手把她的手筋骨在他腰间。“唔……基德,唔……。”她的脸浮上红云,她想出声,他淹没了她所有的声音。她的手触摸到他的腰间的肌肉,他炙热的体温令她的脸烧起来。
  “从现在开始,你要用在待在我身边,不仅这样,你的思想只能有我,永远不要背叛我,知道吗?”他霸道地宣告他的狂妄,她的心中不知道为什么,除了愤怒之外还有,还有……一丝惊喜,她从小到大想要共度的人不是新一吗?为什么当她一看见他,她的心跳就加快,她在别人甚至新一面前都是淡然的,只有他,能轻易令她愤怒。

  柯灰滴:
  像是结束的开始,纵横交错的计划

  一个平常难以看见的平文现象,在六月二十九日晚上十时,在很多人眼前和等待下上演,是月全蚀,是一个很多地方和很多人在不知道它的由来时,称它为灾祸的徵兆。

  高挂在东京都夜空上的月亮,在十时来到一刻慢慢被一个黑影遮掩著,当然这不是什麼特别的事,因为遮掩月亮光芒的东西,正正是我们人类的母亲,也是我们生存的地方,地球。

  由於月亮的光芒是从太阳光反映出来,在这刻它被像是巧合般,在公转和自转定律,也是「万有引力」这种如此神奇却不能解释的力量下,慢慢躲藏起来在地球的背影内,虽然只有一刻钟,但是这个如此美丽而玄幻的天文情况,却令很多人著迷和追寻。

  在一间私人医院内,一名茶发及肩的少女正从一间私人病房的窗户内,远望夜空上的变化,这名女生是比很多优秀的发明家和博士还要聪明的人,她不是别人,是帝丹高中的「公主」,「天才少女」灰原哀。

  眼著这个难得一见的天文现象,哀没有其他人的期待和兴奋,或许她这刻最在意和最关心的事情,应该是在病房内休息的病人,也是她的男明友,是一名有著多个称号的高中生侦探,「平成时代的福尔摩斯」江户川柯南。

  月全蚀的时间大约只有数十分钟到半小时,一直佻望也不会有太多变化,哀稍稍观看后便步回柯南正在休息的病床旁和坐下,一双带著忧心眼神的深蓝色眼珠内,只有那名睡著的大蠢材。

  作为一名比专业医生更厉害的人,哀自然没有忧心柯南的伤势,毕竟自己跟其他人赶到桥塔营救他跟真波时,他还是清醒,现在是因为麻丵醉药的关系才会呼呼入睡,奇怪的地方是哀没有担心柯南的伤势,这样她那忧心的眼神到底因何而来,相信只有她才会知道?

  病房门外响起叩门声,接著一名颇肥胖却健硕的高中生,开门步进病房内,他当然是哀和柯南熟悉的人。

  「灰原,步美说不想回家,她要留在这里等待真波醒来,怎办才好?」说话的人是小岛元太,是侦探团的其中一员,他说后便站到柯南的病床前,也是哀的身旁,静看病床上沉睡中的柯南,疑惑地说。

  「继续留在这里也不是问题,明天是假期,我们可以说在博士家玩一整晚,但是我们有需要跟光彦说声吗?」

  「让我想想....」

  哀忧心的事正是这样,因为本来不涉及侦探团众人的麻烦案件算是结束了,但是余下的问题是需要好好解决和处理,作为事丵件内的重要人物,哀明白到警视厅很快有人前来跟他们询问事情的经过,只是....

  为何柯南和真波要草率行动,弄至一受伤一重伤?

  嫌疑犯黑崎道辉是否逃走了,还是继续留在那里?

  他们如何逃走出来,被他们救回来的少女在那里?

  还有,桥塔为何会突然发生爆炸?

  很多问题和答案应运而生,但是重点是被掳走的少女正是玛利亚,是名震日本配音界的偶像梦野亚希,要是这些事实被报导出来和记录下来,只要想想便知道有很多麻烦会降临....

  回忆起他们七人来到新出医生的私人医院时,也是七时四十分前后,新出医生只带著太太新出光在身旁,好像早早便知道哀会将身受重伤的柯南和真波带来这里,更不希望被太多人知道事情的始末般,所以他们没有多询问其他事便进行急救和治疗,当然刚才的情况确实是太危急,说话太多是会阻碍治疗的最佳时机,最后大家没有多说什麼便将两人送到手术室内。

  跟真波的伤势对比起来,柯南身上最严重的伤势只有左手手臂上那长达四吋多的刀伤,还有不少因跌撞而磨损的伤口,在新出太太和哀细心治理下很快便完成治疗过程,不过柯南刚才虚毫太多体力,加上撤夜不眠不休在东京都,千叶县和神奈川县三个地方四处奔走,早已经筋疲力竭,最后哀为柯南注射少量安眠剂,让他可以好好休息一会。

  但是真波的伤势绝不能用严重来形容,他能够从川崎市一直支撑回东京都的新出私人医院,只可以说真波的体能和意志是非常出众,要不是在未曾来到这里前,他可能已经一命呜呼了。
  推进手术室后,新出医生在开始只能一人独力治理真波的伤势,在约十分钟后他太太和哀都来到手术室,协助他为真波进行急救,毕竟哀本来就拥有超越一般医生的知识和技术,由她来协助新出医生,是会比怀有身孕的新出太太更好,当然新出医生和他太太是早知道哀本来身份的事,自然乐於让她协助。

  一起来到医院的步美等人,一直在手术室外等候,只有光彦将玛利亚送到医院内的休息室处,让还未醒来的玛利亚继续休息,怎说大家现在才能放下刚才的紧张心情,要是玛利亚现在醒来,还要大家跟她解释刚刚发生的事,真是很吃力,所以光彦放下玛利亚后,便回到手术室前跟步美和元太一起,等候还在手术室内的哀,希望知道接下来的事要如何处理。

  说句实话,真波的伤势除了非常严重外,失血的情况更是令人担忧,回想刚才的战斗中,他被黑崎道辉斩中后一直没有进行简单的止血,更要被黑崎连番踢击腹部,脚踏背脊,一些跌跌碰碰加剧了他现有的伤势,在哀和步美救走他的时候已经失去知觉,跟刚才所说一样,能够来到医院真是奇迹。

  急救手术一直进行,在外等候的三人的确非常担心,虽然光彦和元太跟真波的关系谈不上是好,但怎说也是同班同学,而且换是别人一样会担心他的情况,若然在他跟柯南离开时自己一同跟著前往,真波和柯南所受的伤,不一定会如此严重,只是两人看著步美那脸心急如焚的样子时,所有想法统统都不见了。

  刚开始时步美只是坐在长椅上,垂下头和双手紧合,不停向天祷告,只希望上天能够保佑他,接著她便站起来,不停在手术室前徘徊,一分钟不到便回望手术室的手术灯是否熄灭,不一会便看看自己的手表,更不时向光彦和元太询问,她的紧张心情完全现於表面,也令光彦和元太知道,这刻步美心内现在只有真波的样子,虽然有感泄气但他们不想步美过於担心,只好一直安慰她。

  大约四十分钟后手术室的手术灯熄灭了,接著新出医生和太太,还有哀便步出手术室外,步美立时上前询问。

  「他怎样,他没事吗?」

  「冷静点,步美,他没事了。」看见步美如此著紧,哀只能让她快快安心。「虽然失血的情况颇为严重,不过已经渡过危险期,只需要好好休养身体,很快便会恢复过来。」

  「太..太好了....」

  听见真波已经转危为安,步美一直紧张的情绪总算平伏下来,身子一软站不稳脚,幸好光彦在她身旁,轻轻扶著她。

  「虽然如此,但是这位同学的身体很虚弱,我想他需要留在加护病房检查数天,到他的身体恢复到可以下床进食时,才让他转回普通病房。」新出医生简单向哀四人交待真波的情况后,突然想起某些事情般,向哀询问说。

  「他的亲人你们有连络上吗?虽然我收到你们学校的班级导师电话,说你们会有伤者带来这里做紧急治疗,但是仍需要通知他们的家长和亲人。」

  「柯南的家人我已经通知了,但是他们还在夏威夷,博士和姨姨尚未返回日本,所以他的事我来处理便可以。」哀收拾心情来回应新出医生,当然真波有什麼家人,作为帝丹高中学生会会长的她自然较步美等人更清楚。

  「真波他....他没有家人,监护人是足球部教练新名老师,我会通知他和跟片桐老师联络。」

  「这样,你们先回家好了,他们都需要好好休息,相信今晚是不会醒来。」新出太太关心说。「虽然发生这些事,但是今天是帝丹学园祭,你们没有需要去的地方吗?」

  「..........」

  发生这种事情后,相信哀和步美,还有光步和元太也没心情继续今天的行程,四人相视而望,不知道要如何回应新出太太的好意,当然较他们成熟的人自然会替他们打圆场,新出医生跟他的太太说。

  「朋友受了伤,他们才没心情去吃喝玩乐,你不要勉强他们好了。」他回望哀等人说。「你们留下来是可以,当是照顾他们也好,毕竟在这里上班的人早已回家,但是你们要先通家人,不要让他们担心,知道吗?」

  「是。」

  四人简单回应新出医生后轻轻鞠躬,新出医生便跟他太太离开这里,回到休息的地方去,始终新出太太是有身孕,太多的劳动对身体是不好,这时候光彦的电话突然响起,令哀三人同时看著他。

  「是社长打来....」

  光彦突然想起来某些事,有感惊慌地说。「我忘记了一会儿后的天文展览,时间差不多了....」

  看著哀,步美和元太,光彦感到为难和尴尬,现在朋友有事留在医院,自己却要独自己离开,但是哀却这样说。

  「圆谷,你先回去处理好天文社的事,毕竟学会的展览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是大家跟你一起付出了很多努力才有今天的成果,如果因为柯南和真波的事而担误了就不好,而且我相信他们不会怪责你。」

  「是了,你先回去,反正他们还在休息,你留在这里也没用。」元太是成熟的人,自然明白哀的说话意思。「完成展览的事才回来,我们在这里就行了....是了,你回来时看看有什麼好吃的便买回来,这样便可以。」

  「不是吗?」

  相信是谁听见元太的说话,也会跟光彦一样面露不满和错愕的样子,不过两人说笑般的对话,确实令大家的气氛改变了,从开始出发协助柯南和真波时,大家一直感到很紧张,除了哀说明这次事丵件不像以往大家曾经面对过的类型外,哀一直强调有可能救不回玛利亚,还好到最后的结果也是皆大欢喜,美中不足相信只有两人严重的伤势而已。

  「这样好了,我先回去,晚点我便回来。」

  这句说话后光彦便接听电话,随后便离开这里,只剩下哀和步美三人留在手术室前。

  「玛利亚的事要如何处理,我相信她的经理人一定是等待我们的回音。」元太简单向哀提问,也令哀本来稍稍放松的心神,再次头痛起来。

  「让我想想....」

  在哀回应元太的问话时,步美看见新出医生回来,便跟身旁的哀说。

  「新出医生应该需要人帮忙,我去帮助他。」边说边步近新出医生,步美回头看著哀和元太。「小哀你继续处理好玛利亚的事情,我去一会便回来。」

  看著步美满有主见做著自己想做的事情,哀没有阻碍她的意思,的确新出医生现在是需要人帮忙,加上受伤的人是真波,由步美来协助新出医生是最好不过。

  「小岛,我们先去看看玛利亚。」

  元太没有意建,点头后便跟著哀离开手术室前,很快她们便来到地下的休息室,在她们刚步进休息室内时,玛利亚原来已经醒来,坐在病床上看著元太打开房门。情况不是太尴尬,或许应该说很突然,在玛利亚被黑崎道辉掳走前,她只在学校内见过步美和真波,离开天台后来到停车场时,转眼间便被一名陌生人掳走,到现在迷迷糊糊地醒来,却发现自己身在一间私人医院内,身上的衣服已经更换了,只是....这刻到底发生了什麼事?

  玛利亚一直看著来到休息室内的哀和元太,心中有很多疑问,多得她不知道要从何发问才好,哀当然知道玛利亚的想法,也需要好好跟她解释事情的因由,随随地她跟身旁的元太说。

  「小岛,可以到茶水间找些饮料来吗?或是跟新出太太拿些可以吃东西,玛利亚刚刚醒来,相信要吃些东西来补充体力。」

  「我知道了,你们等一会。」

  元太不是蠢材,大约明白到哀说话内的意思,简单地回应哀后便离开休息室,按照哀的说话去办,在元太离开休息室后哀便向玛利亚说。

  「你知道发生什麼事吗?」

  「不知道....只是....是不是有什麼事情发生了?我为何会在这里?还有,演唱会的事怎样?」感到头昏脑胀,玛利亚完全不知道自己想说什麼。

  「等等....我记起了,我刚才去到天台,却找不到圆谷,随后我遇上了步美和真波同学,接著....接著我回到停车场,想返回旅游巴士上时却撞倒人....是了,他向我喷洒出一些奇怪的气体,我嗅到后却很想睡....」

  拍打自己的额头,玛利亚有感吃力,但仍尽力地回想刚刚发生过的所有事,当哀听著她陈述出回到帝丹高中时的经过,哀已经联出所有事情始末,安慰玛利亚说。

  「现在已经没事了,结果虽然不是最好,但你最后仍能避免在学校内跟所有同学见面。」

  「但是....可以吗?」不太明白哀的说话,玛利亚感到点点疑虑询问。

  「我不在,演唱会的事怎办?而且,叶木先生和下野先生怎会让我跑了去....还有,妈妈她怎样?」

  「先等等,你不停向我问问题,我怎样回答。」面对如此紧张焦急的玛利亚,哀也显得不知所措起来。

  「冷静点,现在我要将所有事情跟你说清楚,你要有点心理准备,当然也如刚才所说,现在的结果还算最好,只是当中有很多事却不似想像中的顺利。」

  虽然很混乱,但是玛利亚还好可以收拾心情,聆听哀接下来细说和解释案件的事,还有她为何被拉扯进这件事情内,被掳走和被营救的经过,以及柯南和真波两人受伤的事,只不过....为何哀没有隐瞒他们两人受伤的事?

  简单地想想便知道,玛利亚是他们两人救回来,日后先不要说他们会不会跟玛利亚提起有关的案件,玛利亚也会答谢他们两人,若然不先说清楚到时候三人会很尴尬,也可能成为真波日后用来对付柯南的一些契机。

  再远说点不提这件事,玛利亚的经理人一定会找柯南和真波,问清楚玛利亚被掳走后发生过什麼事....

  虽然可以肯定说,他们绝不会让玛利亚被掳走的事情被更多的人知道,第一便是警方的人,第二便是传播界的人,第三便是校方的人,因为玛利亚现在的价值就在於她神秘的真正身份,要是这个市场价值被打破了,玛利亚的公司会失去多少相关利益,相信用一两部计算机亦不能计算出来。

  让玛利亚知道她可以知道的事实内容,是好让她能够有更多接收不同后果和事情的心理准备,她已经是出来社会工作的人,向她隐瞒太多事情甚有可能弄巧成拙,所以哀决定跟她说清楚所有事。

  当她聆听完哀简单的陈述后,没有任何反应,只是一脸平静地看著哀,令哀有感奇怪地问道。

  「你不感到意外吗?我竟然跟你这麼多难以置信的事。」

  「不是,我感到意外,但同样感到安慰,因为小哀跟我说了事实和真相,没有对我隐瞒什麼。」的确,玛利亚面上浮现出安心的神情,只是感到不安的语气,是可以说话中听到。「但是....接下来我要怎样,虽然说已经没事了,但是公司那方面..还有,叶木先生他们会怎办....演唱会的事又如何收场?」
  「放心好了,我当然是处理好那边的事,才跟其他人前去协助柯南他们。」既然玛利亚已经定下心神,哀开始细说刚才还在学校时的经过。

  「你被别人掳走,叶木先生是在五时前后发现,相信是你妈妈察觉到你一直没回来而感到担心,她思量过后果才决定通知叶木先生和下野先生,希望尽快找你回来,只可惜他们搜寻了整间学校却找不到你,最后他们断定你甚有可能找上我们,在不久后他们便致电给我。」

  这句说话后哀将手上的热茶交到玛利亚手上,自己随后也拿起一杯。「那时候柯南才刚返回学校,更从许多线索中推测出你已经被掳走,随后他便跟真波一同出发去营救你,不过最大的问题是你突然不在学校,是不可能被别其他人知道和发现,因为你是以东尾玛利亚的学生身份被掳走,而不是「梦野亚希」的偶像身份,如果事情惊动警方,校方和传播界,你的身份一定会被揭穿。」

  「小哀,你是如何令叶木先生和下野先生安心下来,答应让你们来营救我?」

  了解到事情的严重性,玛利亚不其然地想,为何哀可以令到叶木这些成年人,放心让她和柯南等人前去营救自己?

  「或许是你另一个身份的神秘价值,令我有了跟他们协议的契机。」呼口气轻尝热茶,哀算是放松了一整天内紧张的心情,回想黄昏时的谈判对话。

  「我跟他们说,如果你们选择报警求助,是不可能得到最理想的结果,因为这件案件警视厅一直在调查和跟进,而且事情已经去到最紧急的情况,他们绝不可能谬然将这件骸人听闻的案件在那个时刻向外公报,当然他们同样不可能将你的身份对外公开,当中涉及的因由你是最清楚。」

  玛利亚轻轻点头回应,相信她明白到哀的说话意思。

  「所以我跟他们订下协议,说只要我们先找到你,其他事情他们一概不得追究,最后他们考虑过所有利害得失后,最终亦答应了,我还邀请片桐老师在场看著,好让他们不能反悔。」

  「只是....不会有其他麻烦吗?而且....」听完哀对营救自己的事有这种应对,玛利亚心中不由得非常佩服,只是她还想出最重要的问题。

  「那麼演唱会的事,最后怎样....我突然失踪,一定会引起很大的麻烦....」

  「这点你大可以放心,那时候我还想要用什麼方法去处理这件事情时,但是他们竟然有了对策。」说到这里,哀对那两位一直都严肃和紧慎地看管玛利亚成长的人,感到尊敬。「他们早以为你预备了一名替身,样貌和身型都十分相似,以便真是被别人辩认出你的真正身份,好用来偷龙转凤,而且他们将你一直以来所有演出过的说话和声音都全数收录起来,再配合他们一直准备好的剧本和台词,电脑配音和场务效果,除非有人能近距离观看,否则是难以分辨替身的真伪。」

  所有事情差不多说到最后,哀和玛利亚都放下手上的茶杯。

  「加上我调动了学校内所有可以帮忙的同学,尽量将一些不是学校内的学生和客人分开,让他们坐得较远的位置,更不让他们拍摄照片和短片,亦阻止一些记者进行贴身采访,最后他们在那位替身表演三十分钟后,便身体不适为理由需要离开,虽然扰攘了一段时间,还好桧山跟胜矢同学都能好好控制埸面,一切总算顺利渡过。」

  随著最后的解说哀稍稍休息,玛利亚一直看著她,心中有很多说话想说,但是她知道任何说话也不能代表自己的心意,去答谢所有帮助自己的同学,她只能断断续续地说出四个字....

  「谢..谢....大家....」

  没有回应,哀焉然一笑,或许有很多事情玛利亚还不知道,但是现在的结果仍是最理想,没有任何人因为那名可恶犯人的计划而遇上不测,所有事情还算在最好的环境下结束,今天学园祭在某些人某些事情来看,已经是最完满的结局。

  多休息一会后,也是晚上八时多,玛利亚的妈妈河川琉乃(东尾琉乃)接到自己女儿的电话,便独自己来到新出医生的私人医院接回玛利亚,由於哀担心会有其他人察觉到,今天学校内的演唱会是有异样,所以要求玛利亚跟自己妈妈说,不可以让叶木先生和下野先生一同前来,以免被别人跟踪而发现所有事情。

  最后玛利亚带同自己的物品,在哀和元太的送别后安然离开这里,返回家中休息,站在医院门前的哀和元太,在送别玛利亚后没有离开,元太更首先向哀提问。

  「所有事情....真是完结了吗?」

  「小岛,你也发现了?」

  对於元太突然的提问哀有感愕然,但是元太的成熟确实是侦探团内最明显的,他亦说出他看到和想到的事。

  「虽然我没有你的聪明和柯南的机智,还好是眼利心清,总会明白到玛利亚的现况,她..有可能再返回学校吗?」

  「可能....」

  有些事情单凭猜测根本无法得出结果,纵使哀如此了解世界的价值观,亦不一定能够得出答案。「我们去看看步美,其他事还是见步行步。」

  元太没有异议,跟随哀来到上层的加护病房,当他们来到病房外时没有看见步美,因为她正在病房内照顾依然昏迷不醒的真波,从病房的玻璃窗望看内里,步美似是凝固了的石像般,动也不动坐在真波身旁,没有说话也没有动作,毫无神气的眼神只是盯著病床上那个,昏昏沉睡的少年。

  摆放在病床旁的仪器多不胜数,更不要说真波身上插著多少条输入营养,水份和血液的喉管,但是所有东西在步美眼中,根本毫不重要。

  脸颊的伤口贴上小纱布,颈椎和手臂也缠著厚厚的绷带,不过重点绝不在这里,而是他那苍白得过分的面色,说到底真波最严重的伤势是背部,那条长得令人惊怕的伤痕所至,还有一直流失大量血液,虚弱的身体情是非常令人担心,能够逃出鬼门关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

  没有说话,哀没打算步进加护病房内,相信元太也是一样,当看见步美那种像绝望般的守候,任何人也不愿打扰,让她好好平伏情绪同样是很重要,不过....哀的想法却不一样,虽然她不希望打扰步美,但是她知道某些事情很快便会发生。

  刚才协助新出医生和他太太,为真波进行紧急的治疗和处理伤势,也令本来不会知道真波情况有多严重的哀,发现了一件平常人没可能发现的事,就是真波的伤势理应早已不治,为何他还可以一直支撑到这刻,也是从川崎回到东京都接近四十分钟的车程。

  先不要说步美和元太会询问什麼,光彦在逃离桥塔时早已说了应该到邻近的医院,为柯南和真波那严重的伤势进行急救,为何哀却说要返回东京都的新出私人医院,一切只因为玛利亚的身份,没有其他事情吗?

  案件的事算是落幕了,不论黑崎道辉有没有被警方的人追补,他们总算有三个目的已经达成;第一当然是成功营救玛利亚,第二便是确认了犯人的身份就是黑崎道辉,最后便是大家都能够全身而退返回这里,只是一切都像平安渡过后,哀发现很多她不明白的事,似是很多巧合的理所当然,却像有千丝万缕般连接在一起,到底这件如此突然的杀人事丵件,背后的真正动机是什麼?

  这刻哀想起还在休息中的柯南,若然他知道所有资料,还亲身经历过所有事而回到自己身边,一定会察觉出一些端倪,跟自己好好分析一切,不会令自己如掉进五里迷雾之中,毫无方向....

  只是现在不是谈那些事的时候,眼前真波的情况确实令人担忧,虽然说已经渡过危险时期,不过今天晚上将会是一个重要时刻,要是他的身体状况无法恢复过来,相信是有拚发病症的可能,拥有超越博士水平的医学常识,哀绝对明白到真波的情况有多危殆,所以她要求新出医生不要跟步美和光彦等人说出这件事,要再多来两三个人担心,不见得有任何用途。

  最后哀跟元太说好好看著步美,有事情发生时便通知她,元太当然说没问题,因为他很清楚哀这刻最担心的人是柯南,便叫她先回柯南的病房看著他好了,待大家都回来后才好好说清楚今天以来的所有事。

  回忆来到这里,也是月全蚀开始后不久,元太来到柯南病房的时间,他说出步美要留在这里的决定后,哀细心考虑了一会,再说。

  「
  元太关上病房门离开,哀继续坐在柯南身旁,看著这名熟睡中的少年,心中突然想起一名可以解答她心中烦恼和疑问的人,也是那名已经不能说是特别的老师....只是她会将所有事情说清楚吗?她不是一直强调,事情到现在还未明朗,不可以说太多事给自己知道..

  她回望在这间病房内的窗户,看著窗外依然暗淡的夜色,片刻后月全蚀的时刻亦慢慢过去,银色的月亮再次出现在夜空之上,在黑夜中高挂的明亮再次映照大地,虽然它不像太阳般光芒万丈,但是却能在黑暗之中,让人们找到他们应该前行的道路。

  当然只要是人便会疲累,若然是一名普通人更是常见的事,这刻的哀慢慢趴睡在柯南的病床旁,轻轻握著他的手,慢慢睡著.…..毕竟她从早上到下午便一直处理学园祭的事项,奔走了一整天的时间,来到晚上本来应有的休息时间亦没有了,不累倒才奇怪,就这样一对小情人在没人骚扰的空间内,一同步进梦乡。

  月全蚀已经过去,明朗的夜空再次降临,本来繁华和热闹的杯户市和帝丹学园祭,亦随著时间流逝而步向终结,回归平静和安宁,这天在很多人而言是愉快美满的一天,虽然对某名少年来说不是最好,但是结果还可以接受。

  病房内的时钟,显示时间已经来到凌晨一时,新出私人医院外已经没有太多行人和车辆经过,很平静,偶尔会有一些猫狗的叫声,在这间无声的空间内出现,一瞬即逝。

  还睡在病床上的少年缓缓打开双眼,一双清澈的牟蓝色眼睛看著暗淡的房间天花,有点迷糊,不过相信他已经知道自己身在何方,呼呼气地再次闭上眼,因为他想找回自己还是生存著的感觉,很快他第一样感到的事,便是自己右手被某人紧紧握著,他转过头来看看是谁握著自己,当然他是心里有数。

  一名茶发少女正趴睡在自己病床上,左手看似是轻轻却是紧紧地握著自己的右手,令少年有很多感受....

  同学,太多了,打不下了,如果你要看更多的,可以去新兰吧和柯哀吧看看

回复:

当然是灰原了。灰原能够研制出那么厉害的药,智商极高;冷静沉着,经历丰富。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高智商的柯南和灰原才是绝配。而且柯南遇到危险的时候,灰原不但不会拖后腿,还能帮助柯南,默契十足。跟步美一起的话,智商有代沟,太累-_-||

回复:

知道柯南身份的人: 1、阿笠博士 (当然是第一个知道的) 001 云霄飞车杀人事件 2、3、有希子&优作 (博士告诉他们的) 043 江户川柯南被绑事件 4、服部平次 (通过推理+威逼知道的) 57 福尔摩斯迷杀人事件(上) 58 福尔摩斯迷杀人事件(下) 5...

回复:

快兰滴: 皓月当空,一抹白色的影划过天空,定晴一看,高高的蓝边纯白绅士帽,健壮的身躯包裹在蓝色衬衫和白色风衣中,单片眼镜为他加了一份神秘,有着被上帝雕刻得最好的五官,他缓缓靠着风力驾驶着滑翔翼风向某个方向。 “兰。”被神秘的空中俊...

回复:

您好,“柯南我知道”团队很荣幸回答您的问题: \(^o^)/~ 看得出步美喜欢柯南的集数: M12特典 工藤新一 迷之墙和黑色拉布犬事件(柯南(当时还是新一)与步美(上幼稚园)初次见面,但双方没有留下深刻印象) OP1orOP6心里动荡不安or情义之印(步...

回复:

我记得好像是关于一个女的整容成老太婆的样子,为了夺什么宝藏那集吧

回复:

黑羽快斗喜欢中森青子。(他们是官配) 佐藤美和子喜欢高木涉。(他们是警视厅恋爱物语的主角。) 园子喜欢京极真。 ( 园子危险的夏天物语(下集)】【复活的死亡讯息(后篇)【情人节的真相(事件篇)】【情人节的真相(疑惑篇)】情人节的真...

回复:

新兰迷请看:(柯哀在后面) 新一(或柯南)与小兰的感情戏的精彩片段集锦(以他们的成长时间排序,囊括了TV、OVA、特别版、剧场版,超级完整的哦!)【绝对完整版!强烈推荐? http://www.tudou.com/playlist/xinyic2lan/ 以下是我罗列的主要的...

回复:

当然是灰原了。灰原能够研制出那么厉害的药,智商极高;冷静沉着,经历丰富。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高智商的柯南和灰原才是绝配。而且柯南遇到危险的时候,灰原不但不会拖后腿,还能帮助柯南,默契十足。跟步美一起的话,智商有代沟,太累-_-||

回复:

和简介混在一起了,慢慢看。 太烦了,太多了,我懒得发了 工藤家: 江户川 柯南 (edogawa konan) 声优:高山南 他是故事里的男主角,"名侦探柯南"的灵魂人物。原名工藤新一,帝丹高中二年极学生,与小兰是青梅竹马。继承了父亲的超强推理能力,...

回复:

采访青山刚昌,青山自爆结局: 2010年5月4日 正是工藤新一的生日,小学馆再次接受记者采访,青山刚昌破天荒的透露了柯南结局的一部分,下面是采访的部分内容 记者:青山老师,您好! 青山:您好!(后面都已青代替) 记者:名侦探柯南已逾14载,先谈谈您这14...

回复:

少年侦探团江户川柯南灰原哀吉田步美小岛元太圆谷光彦 工藤家工藤新一工藤优作工藤有希子 毛利家毛利兰毛利小五郎妃英理 宫野家宫野志保宫野明美宫野厚司宫野艾莲娜 怪盗家黑羽快斗黑羽盗一黑羽千影 主要配角服部平次铃木园子阿笠博士世良真纯怪...

上一篇:如果快斗跟红子,步美跟光彦,灰原跟柯南,平次跟小兰,党们会怎样? 下一篇:(2015年)世界手机品牌500强第一强是哪种手机品牌!

返回主页:长治汽车网

本文网址:http://0355auto.cn/view-75649-1.html
(广告合作:582327583)信息删除